主管: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承办:四川省新闻中心

登陆 | 注册   呼啦论坛   旧版回顾   返回首页

17岁少年捐角膜 用别人的眼睛,看着弟弟长大

发表时间:2017-02-24    来源:钱江晚报

  17岁少年病床上躺了13年,捐出眼角膜是他的多年心愿

  父母不同意,他一遍遍地说服,弥留之际终于遂愿

  用别人的眼睛,看着弟弟长大

  他只有17岁,却与死神进行着一场拉锯战。

  在病危的日子里,这个名叫郑裕川的少年,道出了酝酿已久的愿望:我想捐出我的眼角膜。

  一开始,他的父母并不同意,但他一遍遍地劝说,“我的生命是不在了,但这样还能帮助别人。”

  11月4日,郑裕川已经无力签字。他的妈妈拿起儿子的手,在“公民自愿捐献角膜登记表”上按下了手印。

  17岁的他

  在病床上躺了13年

  1995年10月4日,郑裕川出生在上虞市驿亭镇春晖村。然而,这位阳光少年却终日与病床为伴,与死神抗争。

  郑裕川4岁时,被查出患有“间歇性肌营养不良症”。从此,父亲郑福明和母亲李思琼就背着他,踏上了漫长的求医问药之路。

  多年来,父母带着郑裕川走遍了北京、上海和杭州等城市的大小医院,但始终找不到治疗方法。

  眼看着儿子一天天瘦弱下去,郑福明唉声叹气,李思琼整天以泪洗面。生病后的郑裕川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到学校读书,读到小学一年级,就因身体撑不下去,放弃了学业。

  2006年5月6日,弟弟郑裕康出生了,如今已读小学一年级的他,健康活泼。兄弟俩关系非常好,郑裕康经常趴在哥哥床头,把学校里有趣的事讲给哥哥听。

  有时,郑裕康看哥哥的精神状态不错,就会陪他看一会电视。逢年过节,父母比较忙,郑裕康就像小大人一样主动挑起照顾哥哥的重任。

  他对弟弟说

  我会用别人的眼睛看着你长大

  今年4月开始,郑裕川的病情愈发严重,多次被急送上虞市人民医院救治。

  10月20日傍晚,正逢周末,一家人围在郑裕川的床边看电视,突然,郑裕川轻轻地道出了一个埋藏在心底的想法:“爸、妈,我想把自己的眼角膜捐出去,我看到电视上有些捐献器官的人,就算自己的生命不在了,但他们还能帮助别人,所以我也想这样做。”

  虽然没有念书,但是郑裕川在看了电视后,有了这个想法。

  听了儿子的话,李思琼有些意外,她含着泪,连连摇头,郑福明很心痛,沉默不语。而弟弟郑裕康在一边问:“哥哥,什么是眼角膜啊?捐眼角膜干啥?”

  郑裕川忍着泪解释说:“弟弟,哥哥以后不在了,我会用别人的眼睛看着你长大。”

  无力握笔

  妈妈代替他签了字

  郑裕川提出捐献眼角膜的想法,被父母拒绝了。但他依然倔强地进行着说服工作。“爸、妈,以后我就没机会看着弟弟长大成人了。我走了,没人和弟弟作伴,他会很孤单的。所以我想把眼角膜捐给年龄和我差不多的人,如果他能代我看着弟弟长大,陪弟弟玩,就像我陪在弟弟身边一样,我也放心了。”

  10月31日,郑裕川的病情再次恶化,被送进上虞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,靠仪器呼吸。

  11月初,就在郑福明和李思琼目睹儿子在病痛边缘挣扎的日子里,他们终于同意了儿子的想法,并积极帮他联系捐赠事宜。

  11月4日下午2点30分,上虞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来到郑裕川的病房,办理了捐赠眼角膜的手续,大家看着已经瘦成不足20公斤的郑裕川,纷纷落泪。

  由于郑裕川已没力气拿笔签字,李思琼代儿子签了字,并捏着儿子的右手大拇指,帮他在“公民自愿捐献角膜登记表”上摁下了鲜红的手印。

  “我现在已经慢慢理解了小川捐献眼角膜的想法,虽然心里很不舍,但还是要支持他,这是儿子生命最后日子里唯一的愿望。”

  李思琼说,“我也只有一个想法,每年能够去看一看被捐助者的眼睛,就像看到小川一样,我和他爸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编辑:etangjuanjuan    

推荐阅读 »